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九卷:第一章 黑欲潜龙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九卷:第一章 黑欲潜龙

时间:2018-01-14 抵达东海后的旅程并不顺利,但我却觉得,直到我离开火奴鲁鲁岛,见识到其他岛屿、浮舟上的景象,才让我接触到实际的东海,看到更多更广的东西,儘管这些视野还不够全面,不过我很期待能多看一些东西,会更有助于我对东海战局的思考。
  (原来……所谓弔民伐罪的反抗军,并不见得真的得到民心啊……)
  正当我为着这个问题而思考的时候,海面上发生异常天象,巨浪排空,乌云蔽日,跟着便是一头庞然巨物在狂涛猛浪中出现,似鲸非鲸、似龙非龙,那头在海面上掀动高耸浪花的巨兽,就是我初抵东海时所遭遇、被当地海民崇拜为神的巨头龙。
  这头通灵的庞然异兽现身海面,在巨大的海浪波涛声中,还夹杂着一些奇异声响,我们是听不见,但听觉最好的千藏说,他听到了一些类似炮火与箭矢破空的奇异声响,不是普通的兵器,很可能是蕴含魔力的强力兵器。
  情形诡异,但我们一时间难以顾及,因为汹涌浪花让我们的座舰左摇右摆,受到波及,倒楣的话,还可能就此沉没。四大金刚忙着稳住舟舵,在惊涛骇浪中稳定行驶,幸好,本来要往这方向游动的巨头龙,突然又改了方向,朝另一端的海面游去。
  改方向的那一刻,我确实看到,在巨头龙活动的那个海域,出现了魔法弓箭特有的闪光、巨弩与重炮,交错横过天空,显然有人正在对巨头龙作战,但是巨头龙选择沉海消逝而去,当它的巨躯隐没在海平面那一端时,我们都有着难以形容的怪异感觉,四大金刚更是议论纷纷,百藏、万藏是首次亲眼目睹巨头神,很奇怪怎么会有人胆敢攻击东海的海神。
  「怎么你们以前没看过吗?我以为那头东西是东海名产。」
  「什么名产?巨头神是代表正义的神锤,凡是不正义的东西都会被惩罚,也只有在执行神罚的时候才会出现,如果有机会正面看到,我们哪能活到现在啊?」
  在东海海民的心中,巨头龙似乎是幽灵船之外,另一项令他们又敬又畏的东西,不过这也不难理解,对于大半生都要与船只为伍的海民来说,雄伟庞硕的巨头龙,每一下动作形同天灾,翻云覆浪,是不可抵御的力量,久而久之,自然被神格化。
  「既然是正义之神,为什么还会被人围攻?你们东海人都不把神明放在眼里了吗?」
  「那一定是外地人!」
  我的问题,十藏只能用这敷衍方式来回答,但加籐鹰在目睹巨头龙消失之后,马上要我们转舵改向,朝巨头龙出现的方向追去。
  大子似乎是认为,巨头龙受到攻击这件事,可能是黑龙会的行动,而我们正要找寻黑龙会的蹤迹,所以毅然决定改向西南西,衔尾追着那群攻击巨头龙的船队。我对这个决定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不过船上所有人都相信大当家的判断,均无异议,放弃海贼王那边的情报,朝巨头龙消失的方向,航向未知的海域。
  这个转向并非一无所获,因为航行个把时辰后,千藏就从海面上的气味,告诉我已脱离了人类的海域,进到其他种族的地盘。这句话说完之后没有多久,海面上的澄澈碧波间,就出现了一些东西,一些……生物。
  「人鱼?」
  我颇为讶异,之前就曾在港口看过人鱼族,对这别具风味的海上美女族类有过印象,但都是看她们褪去尾部,以人类的双腿姿态行走,身上穿着一贯的裹身白袍,手里拿着鱼叉,剽悍英武的模样,不曾真正看到半人半鱼、美白胴体畅泳海中的媚人姿态。
  但今日我的眼福却不浅,亲自目睹了移动中的人鱼群。
  那是几十具近乎全身赤裸的雪白胴体,浑身唯一的蔽体物,就是胸口的贝壳乳罩,遮住了鲜红的蓓蕾,除此之外,粉白躯体上便没有一丝半缕,从背后看去,整个香躯根本是完全赤裸,在碧绿海水中载浮载沉。
  多数的人鱼,下半身都是鱼尾,前方由小腹以下化作鳞身,但后方却是由大腿根部开始鳞化,这样的前后差距,产生出来的结果,当人鱼族在海上群起活动时,就会令人歎为观止。
  哗啦啦的破浪声由两侧船边传出,碧波翻腾的大海上,来回游移着数十具凝脂般的玉体。美人鱼儿浮沉随浪,光裸的白嫩娇躯犹如花瓣,漂在水上。从背后看去,柔颈、粉背、纤腰,无不精緻如雕,美艳绝伦,让人忍不住一亲香泽。
  但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她们欺霜赛雪的美臀。随着澄澈水波的蕩漾,一个又一个丰腴的雪臀,在白浪间柔柔起伏着,圆润的曲线比水波更加柔美。沾着水珠的臀肉又白又亮,嫩嫩的,彷彿能挤出水来。映着阳光的海水一蕩一蕩,不住顺着鱼尾红鳞涌到臀下,来回冲刷着光洁的臀缝。
  香艳又奇特的海洋异景,让我看得眼中发光,想到过去虽然与军中同侪一起荒唐,到妓馆中大洒银子,让十几名妓女脱光下裳,趴伏于地,在一片淫声浪语中努力扭腰摆臀,引以为趣;但那些庸脂俗粉不是体态臃肿,就是肌肤黝黑,看久了实在不怎么样,哪比得上这些美人鱼儿的自然奔放,在白浪碧海中潜扬不定,在无双艳姿中,格外显出一份生气勃勃的美感。
  「啊,只有我看太可惜了,要做点机会教育才行。」
  我无视紫罗兰的咆哮,从后舱拉来了阿雪。穿着一身女佣服装的她,因为被这幕香艳奇景给吓着,躲回了船舱,却被我给强拉出来,硬扯着她一起观看,说着笑话,当我说到以前曾与朋友一起干过的荒唐事,阿雪突然笑了起来。
  「我知道啦,是和阿巫先生一起看的,对不对?」
  「咦?这次怎么猜得那么準?」
  「因为师父的好朋友不多啊,在娜丽维亚的时候,师父和阿巫先生说话的样子,和你与茅老师说话的样子好像喔。」
  阿雪的温浅笑语,倒也勾起我部分回忆。阿巫,巫添梁,这个与我共同度过少年时光的故友,自从娜丽维亚一别后,就再也没有下落,也不晓得这小子抛下水军副提督的肥水要职不干,到底失蹤跑到什么地方去了?
  想想实在好奇,不过眼前的事情更勾起我的好奇心。本来对阿雪的天仙丽色神魂颠倒,每次在牌桌上瞧着她胸口,几乎要流口水的几个男人,现在却对海面上裸臀起伏的香艳景致视若无睹,这点真是令我不解,为何他们突然之间定力狂增百倍?
  对于我的疑惑,万藏若无其事地给了我回答。
  「这有什么好奇怪?我们生在东海,长在东海,这种东西早就看到没感觉了,而且你算运气好了,今天看到的都是年轻人鱼,我们以前有个朋友运气不好,遇到一群上了年纪的人鱼出游,后来……听说他投奔慈航静殿,出家为僧,藉着宗教力量来消除悲惨回忆。」
  听来真是一段令人默默垂泪的人间惨事,不过我仍有少许地怀疑,问万藏既然已经有如此老僧定力,为何每次打牌还会看阿雪看到闪神?
  「看惯了的东西,当然就不刺激了,可是大奶妹妹的胸……每次看到,都还是像第一次看到那么……让人兴奋。」
  之前与月樱同行的时候,她的无双仙姿,每次都让路旁行人看得失魂落魄,即使是见面多次的熟人也一样,这情形就与阿雪有些类似,只不过让人失魂的视线焦点,一个是脸,一个是胸……
  在海上遇到美人鱼群的意义,当然不只是看看屁股而已。在我们之中的百藏,有一个人鱼妹妹,所以和人鱼族有一定的往来,他在船头与游经此地的人鱼们交谈,得到了一些最新情报,其中包括了我们出航后不久,火奴鲁鲁岛就遭受黑龙会舰队攻击,当地军营死伤惨重的消息。
  「可恶!居然选择我们不在的时候来偷袭,太阴险了!」
  十藏的愤怒吼声犹如奔雷,黝黑的颜面气到发红,怒斥着黑龙会的偷袭。据他的说法,黑龙会早先顾忌着大当家与饭堂的存在,儘管在火奴鲁鲁群岛经年作战,却始终不敢贸然强攻岛上,毕竟一名第七级修为的强悍武者若被逼参战,纵使黑龙会高手如云,硬撼之下,也要付出沉重代价。
  这次加籐鹰与四大金刚一起离岛,黑龙会再无顾忌,便派舰队发动强袭,又出动忍军部队支援,一场激战之下,火奴鲁鲁的反抗军惨被重创,连军部基地都给人一把火烧去大半,所幸,由于敌人来去闪电,这次损伤严重的地方都是军事设施,没有来得及到岛上烧杀掳掠,也就没伤到岛上民众。
  从结果上来说,这确实说得上是不幸中的大幸,本来显得很火大的千藏与万藏,听到这结果后,甚至显得怒气尽消,觉得只要没伤到寻常民众,那些军人倒是有多少就可以死多少,他们毫不在意。
  这种莫名其妙的可议心态,我看过太多次,懒得多说什么,况且他们两人本是出身黑龙会,会敌视反抗军也是常理,不用与他们斤斤计较,真正令我在意的只有一点,我想四大金刚应该也有人想到这问题,只是没有说出来。
  「我们离岛之后,敌人马上来攻击,时间掌握得这么準确,你们不觉得古怪吗?我怀疑岛上有内奸!而且不是普通的奸细、探子,是很高阶的军部内鬼,知道饭堂内情,知道你们重要性的人物。」
  我的话不算指控,只是说出每个人的心里话。本来我没预期有人会附和,但百藏却说出一句让我们更为之惊骇的话。
  「光之神宫的大人物,心灯居士已经抵达火奴鲁鲁岛了。」
  心灯居士负责押护慈航静殿捐赠给反抗军的物资,这两天就该抵达蓬莱岛,之后再转来火奴鲁鲁岛,这件事情我不意外,本来我急着出海,也就有躲避心灯居士的用意,但百藏所说的最新情报,却没有如此简单。
  「心灯居士的输送船队,在半途遭遇黑龙会袭击,大半武器被掠劫夺走,所有船舰连同乘员都被击沉海底,心灯居士本人受了重伤,听说是被敌人正面决斗击败,拚命杀出重围,漂流到火奴鲁鲁岛来的。」
  「什么?」
  这个消息真是晴天霹雳,在某个程度上来说,甚至比火奴鲁鲁岛受到攻击更严重,姑且不论那批军火落入黑龙会手中,会造成何等严重的影响,单单只是心灯居士所率的僧兵团全灭,这就代表非同小可的意义。下了这样灭绝性的重手,黑龙会等若是正面与慈航静殿敌对,而且,心灯居士重伤……
  心灯居士的武功有多高,这点难以揣测。五大最强者中的心剑神尼,是光之神宫第一高手,心灯居士是她的师弟,力量应当是逊她一级,但就算是第七级的修为,以他的名气与气势,也只会比武奸异魔、加籐鹰更强。这样的一个绝顶高手,黑龙会有什么人能击败他了?
  「心灯居士是心禅大师的师弟,慈航静殿的第三号人物,虽然不任神宫实职,但心灯禅定印的修为非同小可,本身的超灵体奇术更是火系魔法颠峰成就,炉火纯青,更在我与武奸异魔之上。」
  缓慢说着这些评定,我们的大子当家从船舱中走出,缓缓脱下了身上的围裙,面上浮现了难得的严肃,任谁都感到他的慎重。
  「武奸异魔新伤未久,照理说功力未复,其余的海将军联手,虽然能将他创伤,但绝不可能正面决斗获胜……是谁动手的?」
  在座众人都不是傻瓜,隐约听出话意中若有所指,而百藏倒吸一口凉气,迟迟不愿开口的动作,也让我们心中那个最坏的构想,越来越有现实感,最后,在加籐鹰的目光示意下,百藏终于开口说话。
  「心灯居士说,定是出了内奸,所以黑龙会才能在他们的航线上以逸待劳,骤施突袭,可是亲自杀上他们旗舰动手的……是黑泽一夫!」
  黑龙王亲自出马了!
  震惊感觉同时撼动在座众人的心灵,就连身为一介外人的我,都能感受到他们心中的冲击。
  一直以来,黑龙王虽然闭关不出,但他的影响力却无所不在。透过手下爪牙,黑泽一夫的阴影与魔掌甚至频繁出现在大地上每一处,娜丽维亚的生物改造、萨拉的元首行刺,儘管他从不现身,但人们却深深感受到他的恐怖;就连在东海一地,李华梅虽然与黑泽一夫齐名,可是许多人都有一个不敢说出口的想法,那就是……只有在黑龙王闭关不出的时候,黄金提督才能在东海有立足之地。
  如今,黑龙王出关了,儘管没人知道他为何愿意放下大权,长期闭关苦修,也没人知道他究竟修练何等邪功,但他却真的出关,而且邪威如昔,一出关就轻易击败心灯居士,藉由胜利再次把恐怖送到每个东海海民的心中。
  四大金刚的脸色,好像吸了过多毒气似的难看;加籐鹰也沉默不语,思索着什么;阿雪则像是很害怕一样,拚命把她丰腴香软的娇躯往我靠来,眼中写满不安,彷彿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上,邪威盖世的黑龙王随时会出现,把我们这群小虫般的弱者给轻易捏死。
  黑龙王重出江湖的消息,让所有人的情绪都紧绷起来。儘管四大金刚口口声声说不在意反抗军的存亡,但从他们的情绪反应看来,他们更不愿意见到黑泽一夫君临东海,有了黑泽一夫的黑龙会,和之前将是完全不同的情形。
  得知这个消息后,四大金刚和所有船员都提升戒备,把武器带在身上。我没有什么特别好带的,一些重要东西放在船舱的包袱里,能够随身携带的武器,就是百鬼丸、一些药瓶,还有那个拿不下来的贤者之环。
  「师父你好奇怪喔,你不是魔法师吗?为什么你的武器是剑,不是魔杖呢?
  魔法师应该都是拿魔杖才对的啊!「
  「我觉得拿剑比较帅,行不行?你也知道魔法师应该拿魔杖,那你这大奶妹手里拿的是什么?一支拖把!黑龙王上船的时候,你是打算用这拖把替他擦脸吗?」
  我并不是想做无意义的斥责,而是现在遭遇危险的机率变高,那就不能让阿雪再搞不清楚状况下去,得要做一些準备了,至少,该把当初织芝给她的那套魔法师装束给换上,遇到敌人的时候,装备齐全的魔法师总是佔些便宜。
  「可是,那么漂亮的衣服,穿了做事会弄髒,好可惜喔。」
  听到我要她换衣服,阿雪就像往常一样,有些许的迟疑,尝试找些理由来推拒。或许在她心里,一旦换上了魔法师装束,就等若背负了一种身份、一种责任、一种……原罪。
  我不能强迫,只是看着她乌溜溜的眼眸,沉默了一会儿,才平静地告诉她,之前我曾与她有默契,平常时候我绝不勉强她,但是当情势变得危急,就算她不愿意作战,至少也要自保,不要成为其他人的负担。
  「假如你仍然认为现在是一般情形,那师父我还有什么话好说?」
  阿雪一直都是个很体贴善良的女孩,当我让她明白情势已不能逃避的时候,她就不会只顾着自己的感受,不过,当我表示要随她回房,亲自「指点」她如何穿戴时,阿雪很害羞地推拒着。
  「人家换衣服的时候,只穿内衣裤,师父你在旁边,人家会不好意思啦。」
  「神经病,你屁股光溜溜的样子,我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,那时候不害羞,现在穿一条内裤反而害羞?」
  在应该要强迫的事情上,我採取强势态度,阿雪拗我不过,羞红着脸进了房间。在我带着些许逼迫、炽热的目光下,打开了封藏许久的包袱,开始换上织芝为她量身打造的法师袍。
  褪下了身上的女僕制服,阿雪感受到我的视线,一张红扑扑的粉脸上像是烧着两团火,臊的几乎无地自容般;低着头,看似专心的在分辨这些衣服、配件的穿着方式,其实却用眼角余光不停地向我这边注意着。
  我发现,在这种视线骚扰下,阿雪竟然有点兴奋起来。除了一条细带内裤外,便是寸缕不着的她,先是数次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大腿,再来胸前的一对嫩红蓓蕾也逐渐硬挺起来,相信此时只要双手朝她股间一捏,便能挤出许多的蜜汁吧?
  但是,我仅仅是翘起了嘴角,用观赏物件般的神情,继续看着这场更衣秀。
  这种姿态令阿雪更为窘迫,有些慌乱地左翻右看,一样样衣饰配件被她拿起又放下,害羞加上慌乱急躁,她雪白的肌肤开始泌出细密汗珠。
  「不要急,不要急,黑龙王不会马上杀出来,你还有时间,好好把衣服换上吧。」
  在我的揶揄之下,阿雪笨拙地转过头去,拿起了第一件装束,滚着金边的白皮低胸马甲,开始在腰上包裹起来。
  蛇族对阿雪的肉体改造中,其中一个非人道的步骤,就是移去她一排肋骨,缩小腰围,让她的浑圆巨乳在细腰衬托下,更显得肥硕,这一点全被马甲给突显出来。
  织芝编製的那件马甲,具有束腰的功用,将阿雪的腰身绑出一种特殊味道,并控制了腰身到胸部之间的曲线,显现出更具协调性的整体感。马甲上方抵着她那浑圆肥硕的高耸巨乳;在她胸部的下缘,则以不规则的弧状剪裁,让白皙乳肉更为集中,让原本就深不见底的乳沟,被挤得犹如无底深渊般,更具诱惑。
  马甲上连着数条网状的金丝布片,被用来缠绕在胸部边缘,让两颗圆滚滚的裸露乳球,透过金色布网的缠绕,压迫出更为旖靡的曲线;紧缚的布料,确实让那对巨乳中的巨乳看来更为抢眼。
  那片几乎将男人理性引爆的雪白胸脯、那对让任何雄性生物一见便起生理反
  应的美乳、那两颗引人遐思的激突,高耸骄傲的挺立着,似乎只要轻轻一捏,便可喷射出如涌泉般的乳汁,美丽完美的流线乳型,似若一种高价艺术品般的存在于我眼前。
  「阿雪,来到东海以后,你好像吃得不错,连胸部都发育得更好了,快点过来,让师父帮你量量看,有没有变得更重手一点?」
  看得心头一片火热,我忍不住对阿雪出声调笑,但她却嘟起了可爱的小嘴巴,向我哼了一声,把无理要求置之不顾,转头在床上的衣物堆中,拿出一小团的丝绸,扬手一抖。
  「这是……」
  展开之后,才看出其实是件薄丝编织的外衣,金丝白绸的料子是又轻又薄,上头滚满着蕾丝。但我仔细端详,发现这些看似蕾丝的纹路,其实是许多防御、辅助的符文。而那些蕾丝花纹让这件丝袍透光看去,有如透明一般,将它所遮掩的部位,衬托的有如雾中之花,让人看不真切,却又似乎看到了什么。
  (织芝真是能干,要把符文封入衣袍,不是普通匠师作得到的。即使是她,要做到这样,也花了很多手工与巧思吧……)
  念及美人深恩,我越发想念起身在精灵之国的织芝,不知道何时才能与她再碰头,一时间精神有些恍惚,直到阿雪略带嗔怪的声音,将我唤醒。
  「师父!醒来了啦,人家把衣服换好了喔。」
  清醒过来,我望向阿雪,她把袍子穿上之后,整个剪裁清晰出来,是件开高叉的连身短裙。下半身以一条细带子,绕过大腿边缘固定着前后两片,长度约略到膝盖上方的薄布,让她肥白的臀肉大片暴露出来。
  上半身则以左右两边的薄纱丝带,由腰间开始,沿着双乳而上,穿过胸尖那两团圆硕,向上直到颈部,最后,在脖子上缠一圈,便成个项圈般的衣领,而自腰间到颈部,中间留下了一大片的圆形缕空,毫不吝啬的向人展露阿雪那充满弹性,更被马甲挤压出危险曲线的乳肉。
  「漂亮,不愧是亲自量过尺寸的,织芝还真是懂得我的喜好,知道该把哪些地方特别突出。不过,我想她也忽视不了啦,近距离看过又摸过,你那些太突出的地方,她无法忽视的,哈。」
  阿雪对我的玩笑娇嗔不已,但换上华丽新衣后,她似乎也对自己的漂亮模样欣喜不已,喜孜孜地拿起包袱中最后几件饰品,项链、手镯、脚环等等,开始穿戴。织芝也不愧是大师手笔,几样饰品上都看的出手工不凡,无论造型、雕工、配色都是极其精巧,而且不仅美观,更是具实用性。
  琳琅满目的饰品穿戴完毕后,便是最后。只见阿雪套上一件有如星空般的墨蓝色披风,披风闪耀着无数如同星星般的光芒,散着深邃的魅力。
  披风的上沿部分自衣领后方固定于颈部。再分左右缠绕在双臂之上作为辅助固定。不消说,这披风也非俗品,里头充满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奇异的能量。
  在这夜色般的披风衬托下,身着白衣马甲的阿雪,就像是传说中的星夜女神,犹如一场星空下的邂逅,让我感受到了一阵惊艳。
  「阿雪,你好美啊……」
  只能用这贫乏言词,我衷心地讚歎着冬雪天女的美丽。但在我神驰目眩的同时,我也确实感觉到,一股强大却不明显的魔力波动,正在阿雪週身缓慢流转,这正是顶级魔法装备所产生的特徵,织芝她没有辜负我的期望,确实送了件好东西给阿雪。
  时间是傍晚时分,换上新衣,揽镜自照的阿雪,羞赧地拒绝了我的求欢,想要出去给人看看自己的新衣,这时外头突然传来骚动,我们匆忙抢到外头一看,只见加籐鹰站在船头,威风凛凛的姿态,一双虎目却眺望着海面,似乎在搜寻着什么东西。
  「前头有些古怪,海鸟们一直在骚动,吹来气息也不是单纯的海风……水手,扬帆!全速前进。」
  不知道加籐鹰究竟发现了什么,但巨头龙指引我们航向这里,那个理由显然就在前方,众水手扬帆下桨,加速朝前方行进,片刻之后,眼盲的千藏、身为死灵法师的阿雪,早其他人一步,分别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,感受到海上阴魂的骚动。
  「师……哥哥,前面那边有……」
  「别叫了,我自己看得见,够清楚了。」
  确实是非常清楚,偌大的海面上,飘满了船体残骸与死尸,到处都是浮木与未散的血渍,一看就知道,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杀伐。
  普通的一些死尸,甚至是断成两截的残尸,都不会把我们吓倒,但真正令我们感到吃惊的东西,是漂浮在那众多尸首中的一个少女,一个我很熟悉的少女。
  「师父!」
  在我身旁的阿雪发出一声惊呼。
  「那是羽虹妹妹!」